首页 > 文化沙龙

文化沙龙第5期——《妮萨》新书发布暨“何为女性:跨文化的对话”主题研讨


3月3日下午2点,妇女节前夕,北京文化发展研究院联合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举办第五期文化沙龙“《妮萨》新书发布暨‘何为女性:跨文化的对话’主题研讨”(同时也是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“人文咖啡馆”沙龙)。四位特邀嘉宾康丽(北京师范大学)、黄盈盈(中国人民大学)、李修建(中国艺术研究院)、刘翔(《中国哲学前沿》杂志),我院教师,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的周莹等编辑,澎湃新闻、中新网、《中华读书报》、界面文化等媒体的记者,以及高校师生数十人参加了此次沙龙活动。

《妮萨》译者、我院杨志老师,首先扼要介绍了自己翻译此书的情况,随后四位老师先后发言,各自从自己的学科背景出发评论了《妮萨》:

来自《中国哲学前沿》杂志的刘翔老师,首先肯定了《妮萨》吸收叙事学理论,采用三种叙事声音来写作民族志的独到尝试。其次,从昆族男性为肉类主要提供者这一事实出发,探讨了食物匮乏导致的男女关系建构。再次,她指出,作者玛乔丽是1960年代追求妇女解放的美国女性,因在所处的美国现代文化中,妇女身心受到多重束缚,她对非洲昆人对待妇女乃至天地万物的自然态度产生了渴慕之情,本书正体现了两种文化的对话,具有某种互文性。最后,她特别谈了自己读《妮萨》时所获的共鸣,认为它写活了女性的身体史——女性跟男性的一大不同,是一生都在跟身体打交道,今天的科学已经上天入地,但生育仍是妇女必须经历的血腥的身心考验。她认为这是《妮萨》非常可贵的一面。

康丽老师坦然把《妮萨》的女性经验与自己的生命体验相联系,认为《妮萨》较为真实地记录了女性的生活,讲述了女性如何看待女性的生活。接着,她批评了父权制,认为父权制的直接恶果,是使女性自身的生活平凡化、庸常化,丧失了积极意义。她特别强调,跟许多人的误解不同,女权主义对父权制的批评,不仅是为了解放女性,也是为了解放男性,因为父权制不但规训了女性,也规训了男性,导致两方都丧失了许多性格发展的自由空间。最后,康老师还批评了《妮萨》的作者,认为她虽然彰显了女性经验,但也无意流露出文化的等级制心态,具有白人中产阶级的文化优越感。她认为,作者其实是身患绝症后,才彻底放弃了原有的文化优越感,平等地观察和理解妮萨的文化,这主要体现在她的另一部民族志《重访妮萨》之中。

中国人民大学的黄盈盈老师长期从事性别人类学以及口述史研究,她从自己的专业背景出发,肯定了《妮萨》的方法学价值,认为该书为平民口述史、女权主义与民族志三者相结合的产物,难能可贵。其次,她指出,《妮萨》中的跨文化对话,实为一种深度“文化翻译”。作者玛乔丽(26岁的美国女青年)与妮萨(50余岁的非洲昆族妇女)的对话,两人中间存在着巨大的经验差异,作者却能穿越于种种文化隔阂,最终成功完成此次“文化翻译”,实在不易。最后,她还特别强调了《妮萨》作为一种“文化批评”的价值,肯定了它对其他文化反思自身的积极意义。

来自中国艺术研究院的李修建老师指出,1970-1980年代的民族志,开始反拨以往人类学的科学主义倾向,转而关注信息人的价值与情绪,《妮萨》即此种潮流中涌现的民族志经典,实为时代机缘的产物。他还从美学人类学的角度出发,评论了书中的部分素材,认为它们有助于我们反省自己的文化,理解自己的文化。同时,他也批评作者对昆族文化潜含一定的理想化,多少削弱了该书的深度。

四位嘉宾发言完毕后,沙龙进入互动阶段。与会者先后提问:《妮萨》叙事是否客观性?它是否算是女权主义的作品?如何理解女权主义思想中的差异性与平等?如何看待伪娘、女尊文、第二胎、第三性、宫颈癌疫苗等现象?当今的妇女状况是否“存在就是合理”的?我们能为男女平权做些什么?几位老师一一作答,彼此互有辩驳。因为探讨的氛围比较热烈,原定举行两个小时的沙龙,最后延长了一个小时才告结束。